今天是

法制动态 丨 热点聚焦 丨 本网原创 丨 民生关注 丨 热点时评 丨 文化资讯 丨 文艺作品 丨 大案要案 丨 以案说法

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>文艺作品

马士江:《公诉之境》

发布时间2019-03-04 15:29:11   来源:河北法制网   收藏本文

  □ 马士江

 
  何谓公诉?迄今我听到最有意蕴的解释,却是来自同宗远房的爷爷。他说:“公,乃正也;诉,释其主张及依据耳。若公与诉合义,则依法度之,以理思之,以心衡之,难矣!”
 
  1987年6月,我去北京探望爷爷时,他已然是鲐背之年。他少年读过私塾,参加工作一直从事教育,一生无缘司法,实属局外之人。然而,其“旁解”,却令时年本科法学毕业刚刚踏进检察公诉门槛的我汗颜。临别之时,老人为我题字留念:“天下为公,正义为魂”。至此,其解其字镌刻于心,随同履职生涯,渐行渐悟、渐悟渐得。
 
  追溯我第一次出庭,是对一个涉嫌盗窃罪孟某的公诉。孟某一次酒后的夜晚,将邻村张某一头价值6800元的牛盗走,连夜赶到邻县乡村集市以3000元卖掉。面对犯罪事实确凿,法理泾渭分明的这起案件,自谓轻松便可拿下。法庭上,我直指犯罪事实,明晰刑罚条款,连公诉书制作亦简单而洗练,千字成文,10多分钟宣读完毕。法庭也当场宣判,孟某以犯盗窃罪,判处拘役三个月,并处罚金两千元。首起公诉看似案结事了。不久,我去孟某所在乡村公务,却意外听到“办案要了人命”的谬言。原来,51岁的孟某是单身,经济拮据,为给老母看病去偷牛,判决后,古稀之年的老母在家病逝。参与旁听的孟某亲属在发丧时说,我在庭上发言咄咄逼人,非要治孟某之罪云云。
 
  法律,乃公众意志之公正体现。为何正确履职却在现实中出现如此“怪象”?人们大都习惯于用感性方式认知世界,司法者无权也无能改变人们的认知方式。当触法事实仅仅以理性“法理”假以逻辑阐释的时候,难免会受到来自现实“情理”的误解。事实认定、罪名认定及量刑适用是功课,了解案发背景,阐释案件危害,演说伦理意义,这同样也是守护正义。
 
  当用“情法相融”目光去审视社会失序现象时,我们内心的“律令”似乎就淡化了法的“僵硬”,让亲情义务与法律义务走向了统一。这之后,一起公安机关以涉嫌信用卡诈骗罪的案件移送到我的案头。审阅卷宗、核查证据、讯问嫌疑人。当我将王某以涉嫌盗窃罪起诉到法院时,因定性准确,犯罪事实确实、充分,证据链条完整,自然得到法官一致认同。如何量刑?王某是农村低保户,是母亲住院看病无钱医治,其在借用其胞妹储蓄卡取款时,发现取款机内有银行卡,且不用输入密码情况下,才取款5000元占为己用。法庭上,我义正辞严,陈述犯罪事实不忘阐释“贫困不是盗窃的理由”,述说犯罪背景同样释解“贪心不除,‘孝道’不举”的道理,直指王某内心。同时建议法庭采取“严罚轻判”,以“财产刑”治贪心,以“轻判”让其尽孝心。王某当庭真心悔过流泪,再三表示认罪服法,好好做人。旁听席上,其亲属也无不投来赞许的目光。最后,王某被判处拘役四个月,缓刑六个月,并处罚金一万元。
 
  其实,公诉人站立法庭之上,既是依法为受害人维权,也是为犯罪嫌疑人析理。既要保证罪罚相当,又在重塑犯罪嫌疑人的灵魂。因为对多数犯罪嫌疑人而言,他们眼中只有一个利益的“实然世界”。当因利益纷争而触犯刑法的时候,他们完全是一个漠视法律、缺失良知的存在。
 
  水流云在,月到风来。法,惩治其罪;情,感化其人;理,教化其心。法情理的融合运用,盖为“依法度之,以情思之,用心衡之”。我想,公诉走进此境,会让每一位触法者既能感受到法治文明的“豪情”,也能倾听到来自远方和未来的“诗意”召唤,在充满“公正与获得感”的氛围里,在对未来依然美好的期盼中,呈现出新时代公诉“不只寻求定罪、寻求公正,旨在寻求正义”之新气象。
 
  (作者单位:临西县人民检察院)
 

文章关键词:
相关新闻
分享到:

关于我们  |   版权声明  |   服务条款  |   广告业务  |   实习申请  |   网上投稿  |   新闻热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