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
法制动态 丨 热点聚焦 丨 本网原创 丨 民生关注 丨 热点时评 丨 文化资讯 丨 文艺作品 丨 大案要案 丨 以案说法

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>文艺作品

兰新良:童年的煤油灯

发布时间2017-11-01 10:58:10   来源:河北法制网   收藏本文

     兰新良
 
     中秋节回到故乡,走进童年住过的老屋,看到墙壁上那一条条被油灯的烟熏出的黑色痕迹,心中油然想起儿时的那盏煤油灯。那如豆的灯光,摇曳的火苗,给我童年带来了光明和温暖。
 
     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没有通电的农村,煤油灯是家家户户夜晚最主要的照明工具。煤油灯一般都很简陋,瓷瓶或墨水瓶做底座,剪一块圆形铁皮作灯盖,在灯盖上开个小孔儿,中间穿一个用薄铁皮围成的桶,穿上灯捻,瓶中倒上煤油,待煤油顺着灯捻慢慢吸上来后,用火柴点燃,一个黄豆大的火光,就在那里亮着,跳动着。
 
     煤油灯很小,可以随便放在许多地方。拴上细铁丝可以挂在墙上,挂在门旁,也可以放在窗台、木柜、饭桌上,那微弱的灯光不仅给千家万户点亮了生活,也带来了温暖。每当夜幕降临,家家户户都陆续点起了煤油灯,星星点点的,散落在村子里的每个角落,就跟夏夜里的萤火虫似的,甚是好看。夜归的人一到家门口,只要看到门窗里透出的微弱灯光,即便奔波了一天,也感觉不到疲惫,心里也会漾着阵阵暖意。
 
     在童年的记忆里,因为生活艰难,煤油的价格贵而紧缺,人们都很节约,天不完全黑下来,是不会点灯的。好多人家经常是几个房间只点一盏煤油灯,做饭时灯在堂屋,一家人便围在堂屋,做好饭后,把饭端到里屋,灯也跟着到了里屋炕上。发小石头家为了省钱,在两个屋子隔间墙上掏了个洞,一个屋子点灯,两个屋子亮,说能够节约一半煤油呢。
 
     我从小在农村长大,童年的夜晚大多在煤油灯下度过。晚饭后,我在煤油灯下写作业,母亲整理好家务后,也在一边借着昏暗的灯光纳鞋底或者纺线。写作业时为了能看得清楚,脑袋总是不知不觉地往前凑,由于煤油灯就在书本的前面,经常是我一抬头或一低头,额头前面的头发就会碰到火苗,发出噼啪声,虽然以最快的速度把头闪开,并用小手去摸被火烧过的头发,总会捏住一小撮粉末。有时,不仅是头发,眉毛也会让它燎黄,一根根地卷起来。为此,每当我写作业时,母亲就总会不时地用针尖挑挑烧焦的灯芯,让灯亮一些,神情里透着满满的爱怜。
 
     上小学时,冬天上晚自习,每个学生端一盏小煤油灯,放在教室内的泥台子上,二三十盏煤油灯灯光摇曳,倒也有些壮观。煤油灯冒着一条条黑烟,烟雾缭绕,满屋子里都充斥着油烟味,连鼻孔里都是黑的,但大家兴致却很高,在教室里扯开嗓门大声读书,真是书声琅琅。有时读累了或作业写完了,我们就偷偷利用灯光的影子将手上做出各种动物的样子映在墙上,有时墙上会出现数双小手、几种动物在晃动,这普普通通的近乎乏味的游戏由于有了煤油灯的存在,倒也别有一番风味,让我们总是乐此不疲。
 
     每次母亲点灯时,我总喜欢凑上去闻一闻。先是火柴燃烧后的硫黄味,继而是煤油燃烧后的味道。混杂在一起的那种特有的香味,难以用语言来形容。 温馨的油灯下,父母曾给我讲故事、讲家族的历史、讲生活的艰辛和未来的幸福,使我尝到了亲情的温暖。
 
     上小学五年级时,我自己用墨水瓶制作了一盏煤油灯,每晚用来看书或写作业,直到后来农村通了电,才把它搁置一边,但停电的夜晚,仍是我看书学习的工具,后来我参军入伍,那盏油灯才成为记忆。
 
     如今,家乡早已告别了那黑灯瞎火的年代,煤油灯也随着岁月的流逝,淡出了人们的视线,甚至被遗忘。但在我心中,儿时的煤油灯,就像一盏明灯,点亮了那段沧桑的岁月,也点亮了我快乐的童年。
 
     老屋墙上那条煤油灯熏出的烟灰痕迹,如同一座雕塑,永远凝固在我的心中,成为我生命旅途上一盏不灭的心灯。
 
     (作者单位:孟村回族自治县公安局)
 

文章关键词: 煤油灯 兰新良
分享到:

关于我们  |   版权声明  |   服务条款  |   广告业务  |   实习申请  |   网上投稿  |   新闻热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