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
法制动态 丨 热点聚焦 丨 本网原创 丨 民生关注 丨 热点时评 丨 文化资讯 丨 文艺作品 丨 大案要案 丨 以案说法

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>本网原创

邯郸市户籍民警刘璇:一腔赤诚 满心关爱

发布时间2019-04-26 16:21:44   来源:河北法制网   收藏本文

  人在无助的时候,都渴望被温柔以待。她对遇到难处的群众,似丝丝缕缕的春雨,是一树一树的花开……

 
  通讯员 曹宇阳 张永锋
  本报记者 宋法绪
 
  别样的新年礼物
 
  2019年1月31日,距春节不到三四天了,刘璇仍不得闲,一大早就从市区往城乡接合部的单位赶。
 
  在丛台区,黄粱梦派出所辖区人口最多、面积最大。68000余人,户籍民警只有她一人。到了所里,她一心投入工作。有人喊:刘璇的快递!她头也顾不上抬,让辅警杨云霞代收一下,打开看看。“呀!这是啥?”杨云霞把箱子里的东西逐一整理、组装出来,竟是一面精致的锦旗!
 
  邮件上没有留下姓名,寄件人栏里只有一个电话号码。刘璇忙完手头的事,按照那个号码拨过去,无法接通。连续几天,都是如此。她打开工作日志,一页一页往回翻,终于,2018 年年初的相关记载,揭开了这个电话号码背后的故事。
 
  当时,邯郸市清理户口在单位集体户,本人已经辞职、退休;或者原单位已经不存在,户口仍在“集体”户上等等诸如此类的不规范户籍。辖区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,户籍在本地,人常年在外地,户籍信息已经10年没有更新。工作人员用尽各种办法,一直联系不上本人。这种典型的“僵尸”户口,按照规定,公安机关可以先行冻结。
 
  刘璇没有简单了事。繁重的工作之余,她和辅警到老人曾经工作过、已经不存在了的单位找寻相关线索,进社区找知情者走访,一次次奔波,一趟趟无功而返。刘璇不肯放弃,用了近半年时间,终于联系上了老人在北京的女儿,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,将老人的户籍问题妥善解决。
 
  老人的女儿从事国际贸易,常年到欧美出差,几乎天天在飞行途中,或者是会谈场合,电话很难打通。收到锦旗,刘璇本来想给对方道一声谢谢,几次三番联系不上,也就没再坚持。
 
  望着红彤彤的锦旗,户籍室的女辅警们叽叽喳喳,来办事的群众也报以赞许的微笑。“最好的新年礼物!”不知谁喊了一声,“挂上墙!喜兴!”
 
  分局的同志介绍:刘璇自2017年5月到黄粱梦派出所,不到两年时间,群众给她的表扬信16件、锦旗38幅。
 
  锲而不舍助圆梦
 
  2018年3月,刘璇接到一个电话,对方自称经立山,问能不能帮着找个邯郸的战友。“这不在工作范围之内,可以拒绝。”刘璇回忆道。“对方说:‘你这个办公电话是从网上查找到的,之前给好多地方打了无数电话,有的态度不好,有的说我是骗子……’后面这句提醒了我,通过他提供的身份证、工作单位、家庭信息,核实无误后,便认真听他的诉求。”经立山在电话中表示:离开部队这么久,跟战友重逢的念头一年比一年重,趁身体还能动,想圆这个梦。
 
  按照对方提的那个名字,刘璇一有时间便尽心寻找有关线索,几天下来,没有丝毫收获。“那个老兵的电话再次打来时,我如实相告:没有找到。对方很敞亮:‘没关系。分别40多年了,也许是我记得不准。但王某东这个名字应该是正确的。’他提出了第二个线索。”
 
  邯郸“王某东”太多了,参考经立山所说的年龄段、籍贯等信息,刘璇和辅警从众多同名人中逐渐筛选到10位以内。第一个,找到电话打过去,对方说没有当过兵;第二个;第三个……终于,一位女士接了电话,自称是“王某东的妻子”。简单交流中,女士明显有防范意识和警惕性,说是在外地办事,没啥着急的就挂了吧。刘璇赶紧恳求:“阿姨,您先别挂。”自报身份后,想起跟经立山在电话中曾经商量过,如果遇上钉子怎么办,经立山提供了连队详细驻地、连长姓名等内容。刘璇如数转告给对方。
 
  “大约间隔了一小时,电话响了,‘我是王某东’,说话干脆,嗓音洪亮,直觉告诉我:找到了!为防止意外,我嘱咐说:‘我在你和经立山中间做联系人,如果你觉得可以把电话号码给他,你就告诉我;你们联系后如果对方有可疑的地方,一定要告诉我,我来处理。’”
 
  同年4月的一天,电话响了,刘璇听那声音就知道是经立山的:“闺女,我到邯郸了,现在某某宾馆,你有时间过来一下吗?”下午五点钟,手头没什么事了,刘璇冒着雨赶过去,因为双方电话没放,彼此见面的一瞬间,不约而同都是“终于见着真人了!”一位70岁的老人,为了等她,一直在宾馆门口雨中淋着,发梢、上衣的肩部都是水淋淋的。老人兴奋地引领刘璇走向一个大厅,“服务员见我着警装,一脸灿烂道:‘你是刘璇警官吧!大爷、阿姨都在夸你呢。’我不明就里,经大爷推开门,哇!七八十位,有坐轮椅的,有拄拐杖的,有促膝而谈的,有相拥而泣的……见经大爷领我进来,大家纷纷过来,当年的连长汤锡强眼含泪水望着我:‘谢谢你促成我们的重逢!’”
 
  姐姐怎舍得下你
 
  2017年8月21日,刘璇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。当时,全市开展无户口专项清理,来户籍室的群众骤增。“她进来的时候,我就看到了,当时也就8点钟吧!排着队的群众办完事陆续离开,她一次次给别人让,往后排。一开始以为她在等人,也就没在意。11点多,办事的人明显少了,我主动上前:‘有什么事我能帮你吗?’‘我想给孩子上户口。’‘新生儿吗?’‘不是。’‘有出生证吗?’‘没有……这孩子不是我生的。’”
 
  原来,这是一个重度唇裂婴儿,出生当天就被遗弃了。那是2005年春节刚过,张大姐和丈夫本来要去买菜的,路过镇上的网吧门前时捡的。
 
  张大姐家境拮据,有两个上学的儿子,收养弃婴不符合规定,她又不忍送进收养院,后来,丈夫因病去世,所有的生活压力堆到她一人身上。
 
  简短截说,在乡亲们和村干部帮助下,这个没有户口的女孩上完了小学。眼下,该升初中了,没有户口无法取得学籍。
 
  还有10天,刘璇的脑袋大了!中学校长承诺:等你们到注册系统关闭前最后一分钟。
 
  当年的网吧已经没了踪影,村子近4000人,一家一户打听,村里治安员也费劲找,好多村民都说知道这事,但不在现场。找谁?刘璇提醒张大姐,那天你是买菜去的,对摊贩还有印象吗?大姐苦思冥想,有了朦朦胧胧的线索。刘璇和辅警步行,大姐骑电动车,“桑拿天,特别晒,身上衣服干了湿,湿了干,从21号到24号,一刻不敢耽误……”刘璇感慨。
 
  历尽辛苦,还真的找到那时在街口卖鸡蛋的一位大妈,“给大妈取过证,真的想在那屋里多待一会,凉快呀,可时间不允许,冒着毒辣辣的日头,继续。”随后,一位当年贩卖蔬菜的大嫂也落实了。俩人的回忆佐证了孩子的来历,村干部出具了相关证明。
 
  紧张走访取证的同时,另外一项工作同样分秒必争。遗弃儿童,血样要采集入打拐库进行比对,按照正常流程,这项工作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完成,刘璇把孩子的情况汇报给户政科科长王英娟,王英娟迅速与负责采血录入的刑警五中队协调,特事特办,压缩等待周期……
 
  孩子的情况,在村里公示期满;
 
  各项证明、调查报告资料完备;
 
  与打拐数据库血样比对完成!
 
  8月31日,当“梦梦”的户口页打印出来时,张大姐喜极而泣。
 
  女孩顺利上学了,刘璇的心并不踏实。接触过程中发现孩子非常沉默,轻易不开口。原来,孩子小时候,享受了政府免费的兔唇整形,但像她这种情况,一次手术远不能根本治愈,唇形合拢了,内腔的腭裂仍需修复。通过各种渠道,刘璇联系上了某基金会,梦梦接受过一次修补手术,不在人家救助范围内。刘璇多次跟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详细说明梦梦的情况,对方被感动了,承诺如果孩子情况属实,可以免费救助。
 
  为给基金会提供梦梦的体检报告,刘璇自己掏钱缴清了各项费用。做某项体检时,“考虑到她已经十几岁了,别人在身边会害羞,便说:我在门口等着,你自己进去吧!她的小手冰凉,拽紧我,小声央求:‘姐姐陪我。’我当时眼圈一酸,心里说:‘姐姐怎舍得抛下你……’!”

文章关键词:
相关新闻
分享到:

关于我们  |   版权声明  |   服务条款  |   广告业务  |   实习申请  |   网上投稿  |   新闻热线